当前位置:枕干之雠网美容烈焰中燃烧的红唇--悼念永远的梅艳芳
烈焰中燃烧的红唇--悼念永远的梅艳芳
2022-05-25

就像1976年注定与伟大的政治家们过不去一样,2003年注定与伟大的艺人们过不去。
“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”的哥哥兑现了他在《阿飞正传》中的台词:“我就像一只小鸟,必须不停地飞,一停下来,我就会死。”似乎能飞到月球的小黑,没有能飞出死神的魔掌,永远也当不成大哥了。离元旦仅有两天,没有“倾国倾城貌”的阿梅,终于被“多愁多病身”拖累。我们每天都能看到她和疾病顽强抗争的报道,凌晨四点的一纸公告却使得一大量天堂2帐号发送中 一起邂逅阳光有情人来f1频道看狂飙赛事 首届网络通俗歌手大赛切嘎然而止。

 顾城说过:“生命像云母般脆弱,在半空中飞舞。”阿梅翩翩起舞的风姿似乎仍在眼前飘飞,她的人却已随风而逝。在忙碌的尘世中,我们似乎比尘世更加忙碌。很少有人能关心一下,父母的生日是否来临;很多天以后才发现,女友盼望已久的电影,已经过了上映期。只有死亡才能让我们突然珍惜一些东西,就像前一段突然热卖的张国荣影碟和歌碟,里面有多少“好龙叶公”的功劳呢?可以预计的是,阿梅的碟子,销量也会猛增。

 一直很感谢哥哥和阿梅,是他们使那些“唱过的老歌,还能记得的有很多首”,是他们使我这样七十年代生人,能和八十年代生人保持着最后的共同语言,使“七十年代们”觉得自己并没有老得一塌糊涂。一直惊叹于哥哥的永不衰老和阿梅长期的瘦弱,永不衰老的哥哥在自己不得不衰老前选择了离开,如同风中之“竹”般让人心疼的的阿梅,也在风把自己吹倒前香消玉殒。不如归去,不如归去,归去在他们最美丽的时刻。

 也许是《胭脂扣》中的如烟给我们的印象过于深刻,总觉得阿梅的舞蹈,也显得格外凄美和孤寂。尽管也有“蓝颜知己”,却没有人能长期陪伴她左右。也许只有如此孤单的阿梅,才能演绎出那样的《床前明月光》。

 哥哥走的时候,唐唐送的花圈上书写着著名的歌词:“夜阑静,有谁共鸣?”阿梅走了,“你离去,连带爱意暖意也流逝。”1988年汉城奥运会,正是这首阿梅的保留曲目《烈焰红唇》,让全世界沉醉于如此低沉的女声。

 红唇,在烈焰中燃烧了四十年。如今,尚有那一缕香魂。 (许允)

 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枕干之雠网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